[旅行]遥望的姿态

2004-09-06
昨天看我的calendar,定9月的schedule,母亲已经早早的打过电话,让我回家过生日和中秋,这也就意味着9月底和10月初我都会在万载的家里度过。我琢磨着是否可以带父母去万载周边的小乡村逛上几圈,因为云南之行中,父母不只提过一次,说万载的有些地方甚至比香格里拉还漂亮。

没去香格里拉之前,我确实对那里抱着很多很多的幻想,这些幻想来自于五星级的香格里拉酒店,来自于那些旅行手册里的我心目中的香格里拉,那些漂亮的画册,有着连绵的雪山,绿色的平原,湛蓝的天空,宁谧的湖泊,一切的一切那么的让人为之向往。

那些设计和制作画册的人也许并不知道读者是多么容易被那些图片所俘虏,因为那些亮彩的图片,如连绵的雪山,蓝天,湖泊等,都有一种力量,让读者完全丧失其自由意志。在生活中别的场合,我们原本谨慎,敢于质疑,但在阅读这些图片时,我们却变得不假思索,变得异常的天真和乐观。它们所引发出的令人感动,同时让人伤感的向往便是一个例子,它说明了人生中许许多多的事件(甚至是整个人生)是如何为一些最简单、最经不起推敲的快乐图景所影响。

实地的旅行同我们对它的期待是有差异的,也许,承认实地的旅行和期待中的旅行之间的基本差异,这样才会更接近真实,也更有益。

如果说我们往往乐于忘却生活中还有众多的我们期待以外的东西,那么,艺术作品恐怕难逃其咎,因为同我们的想像一样,艺术作品在构型的过程中也有简单化和选择的过程,艺术描述带有极强的简括性,而现实生活中,我们还必须承受那些为艺术所忽略的环节。我们看一篇游记,可能它会告诉我们旅游者旅行了一个下午赶到了***地方,而后如何享受美景。事实上,我们从不可能旅行一个下午。我们坐在晃荡的丰田面包车上,山路颠簸,不时对面过来一辆拖拉机,扬起的漫天灰尘让我们急急的掩上窗户,我们看着车窗外被导游说得如何漂亮的田野,然后又回视车子里的我的父母,他们正陷入昏沉的睡梦中。我们用手指轻轻的敲打着窗户,一种焦虑在我们的意识里盘旋。汽车突然停了下来,因为前面一辆卖冰棍的自行车挡道,修路的民工闹哄着买冰棍,我们看到一个年轻的民工刚拆开冰棍的包装,才咬上一口,冰棍就掉在地上,我们看到他眼神里难以述说的神情......所有的这些,只不过是旅行一个下午中几分钟里所发生的一些事件。

如果要求一个讲故事的人给我们提供如此琐屑的细节,他必定恼怒不已。遗憾的是,现实生活就像是用这种方式讲故事,用一些重复、不着边际的强调和没有条理的情节惹我们厌烦。它坚持着向我们展示颠簸的山路,漫天的尘土飞扬,修路的民工,还有那掉落在地上的冰棍。

知晓了这些事实,我们便不难解释那些怪现状了,那就是在艺术作品和期待中找寻有价值的因素远比从现实生活中找寻来得容易。期待和艺术的想像省略、压缩,甚至切割掉生活中无聊的时段,把我们的注意力直接导向生活的精彩时分而无须润饰或造假,结果是,它们所展现的生活气韵生动,井然有序,这种气韵和秩序是我们纷扰错乱的现实生活所不能呈现的。

此刻,我躺在床上,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已经透过来,我回顾我的香格里拉之旅,现时的纷扰迷乱居然已经开始淡逝,而有些事件则变得明晰起来,原来,在这种意义上,回忆和期待一样,是一种简化和剪辑现实的工具。现时的生活正像是缠绕在一起的长长的胶卷,我们的回忆和期待只不过是选择其中的精彩图片。我的香格里拉之旅,保存下来的记忆只不过几个静止的画面。我的各种经历已经压缩成一种清晰无误的叙述,而在那些简括的词句背后肯定会有许许多多并不简括的事实。

在家里,当我搜索着一切可能的香格里拉的旅游资料,我们专注于这个地方的图片和文字描述时,往往容易忘记自我。我们的身体和心灵是难缠的旅伴,我们没有想到眼睛其实是和身体,以及在旅行中相伴相随的我们的心密不可分的。而且在很多情形下,由于它们的在场,我们眼之所见便部分、甚至全部地失去意义。

进入香格里拉,身体觉得难以适应,轻微的高原症状,天气骤冷,还有那难以下咽的饭菜,我们的心呢,则感到焦虑、厌倦、还有无名的伤感。我们曾期待持久的满足感,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处在一个地方所得的幸福感和同一个地方联系在一起的幸福感似乎一定只能是短暂的。对于我的敏感的心而言,这种幸福感显然是一种偶然的现象——只是在那么一个短暂的时刻,我们将过去和未来的一些美好的思绪凝合在一起,所有焦虑顿然释解,我们沉浸于周围世界,真切地感受它们。

我们从一个地方旅行归来,最先从记忆中消失的便很可能是我们在刚刚过去的时间里是如何焦虑,以及我们的思绪曾如何频繁地游离于旅行地之外。对一个地方的记忆图景和对它的期待图景中都有一种纯正性,是这地方本身让自己凸现出来。

法国作家Huysmans的小说《逆流》中,讲述了主人公的想像之旅,他除了荷兰之行和英国之旅,其他的时间都是呆在他的小别墅里,让自己置身于各种各样的事物中,享受旅行的精髓。他在墙上挂着各种彩色的图片,上面标示着外国的城市,博物馆,酒店,火车的时刻表,他在一个水缸里养了些水草,还买来一只小帆船,海员的小模型,藉着它们,他能体验到远航的最大乐趣,却免于航海中可能出现的任何不适。

这样的想像能够使我们平凡的现实生活变得远比其本身丰富多彩。在任何地方,实际的经历往往是,我们所想见到的总是在我们所能见到的现实场景中变得平庸和黯淡,因为我们焦虑将来而不能专注于现在,而且我们对美的欣赏还受制于复杂的物质需要和心理需求。

我还会继续选择外出旅行,一如此刻,我在想像着好友9月底的Canada之行以及我和父母的乡村之旅的美好,在想像的国度里,我自由的飞翔、遨游。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9:40AM
写于悠扬的手风琴音乐中......

PS,好在不用我的游记来赚取稿费,要不然肯定会遭到香格里拉人的唾骂。
我自己的blog,你爱看不看
稀饭
13:41

View Mode: Show All | Comments: 5 | Trackbacks: 0 | Toggle Order | Views: 5035
引用 pfsm*
[ 2004-09-06 18:08:06 ]
文字感觉很好

很想出去转转,无奈没办法。
也许现在是积累,也许这就是生活吧。 [sad]
引用 chrysalis*
[ 2004-09-08 17:11:31 ]
抛开娇气的想象吧
面对苍蝇都飞进来被烫死的
汤我一样仔细品味
谁说诗歌的想象力已经崩溃
是你烫死了
民工手里的冰棍
带来的某种戏剧性
诗意
---------献给稀饭以及她的旅程
(哈哈,稀饭别骂我。反正我是在江西小村落不只一次喝了苍蝇洗澡水。这也是一种值得赞美的勇气吧,我觉得每个地方的角落里都是诗意,当我和他们(当地人)一样面对苍蝇时,我觉得自己特爽。 [lol] )
引用 zola*
[ 2004-09-09 08:45:20 ]
旅游是一种体验
而我的体验常来自梦游和神游:)
稀饭真幸福啊...
问下稀饭:跟团旅游要花大约多少银子啊?
引用 稀饭
[ 2004-09-11 20:42:04 ]
呵呵,亲爱的刘刘,你的文字让我看了哈哈大笑。

生活里有很多的细节,很多的诗意,只是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跟心情有关。

原谅稀饭是一个如此感性之人。
引用 稀饭
[ 2004-09-11 20:43:03 ]
Quotes From zola
旅游是一种体验而我的体验常来自梦游和神游:)稀饭真幸福啊...问下稀饭:跟团旅游要花大约多少银子啊?
稀饭去云南,跟团大概花了3500大洋/人。

用户:   密码:   注册? 悄悄话哦

(游客可匿名回复,仅填用户名不用填密码。2012年前用户数据已全部清除,如无法登陆,请重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