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短句,亲爱的

2004-09-19
《要短句,亲爱的》是2001年法国《读书》杂志推荐的20部佳作之一。是一本关于母亲的小说。书名《要短句,亲爱的》出自该书作者的母亲不厌其烦的一个叮咛。她抱怨女儿的小说写得太复杂,不好懂,所以她说:“写短句。”而事实上,这句话母亲对女儿说了一辈子。这本书其实就是写女儿如何处理与一位走向衰老的母亲之间的关系。它让我们看到,人老以后,有时会糊涂,有时很可爱,有时更需要倾诉。最打动我的是书中的一句“我的小母亲”,这是一个很动听的字眼,让人心动。

如果图片缩小请点击放大


我的母亲昨天在电话里又开始了她重复的唠叨,叮咛。有没有在写稿?身体怎么样?吃得好一点,别总寄钱给家里......

我在电话这头,恩,呀的回答着,对于现在母亲,我唯一能做到的,就是让她安心。

这本书的作者在致中国读者的前言里这样说:(本书在中国获奖)它意味着我在书中提出的问题,也许同样是中国当代家庭面临的问题(每个人都会有上了年纪的母亲,女儿们必须面对这面无处不在的扰人的镜子,城市中随处可见成年子女为如何处置年迈的双亲而苦恼)。它意味着我内心争论并诉诸笔端的思想,在由几千年文明孕育的另一种文化思想中引起了共鸣。最后,它意味着无论相距多么遥远(我不单指地理上的距离),文学是连接不同文化的最可依靠的桥梁。在这个痛苦而又混乱的世界,再没有什么能比文学更令我快乐、给我受益的事物了。

弗勒蒂奥概括说,“有个东西将我们连在一起,但我们不能谈论它,因为它超出了我们的世界,它存在于难以描述的彼世,存在于生命与死亡暗中交织的、未知的虚无飘渺之境。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在那里我们的肉体原为一体,我们一同被放逐——在我们本人以前——放逐到分裂、争吵和死亡的国度,我们共有一种奇异的创伤,谁也无法分担。”

“我们共有一种奇异的创伤,谁也无法分担。”真正明白并接受这句话,我们才可能跟我们爱的人,跟我们的母亲、父亲、爱人、儿女、手足、挚友,一起去承担那个叫做漫漫人生的东西。
稀饭
09:11

View Mode: Show All | Comments: 1 | Trackbacks: 0 | Toggle Order | Views: 4510
引用 九月海子*
[ 2004-09-29 05:43:17 ]
"我们共有一种奇异的创伤,谁也无法分担。"
嗯...

用户:   密码:   注册? 悄悄话哦

(游客可匿名回复,仅填用户名不用填密码。2012年前用户数据已全部清除,如无法登陆,请重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