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的森林

2002-05-09
2002年5月9日,10:24 星期四 雨
沉睡的森林

题记:
传说,挪威的森林是一片大得会让人迷路的森林。那种,人进得去却出不来的巨大原始森林。

Norwegian Wood
Beatles

I once had a girl
Or should I say she once had me
She showed me her room
Isn't it good Norwegian wood?
She asked me to stay
And she told me to sit anywhere
So I looked around And I noticed there wasn't a chair
I sat on a rug biding my time drinking her wine
We talked until two and then she said "it's time for bed"
She told me she worked in the morning and started to laugh
I told her I didn't and crawled off to sleep in the bath
And when I awoke I was alone
This bird had flown
So I lit a fire
Isn't it good Norwegian wood?

音乐和文学应该是相通的,尤其是村上的文字。“一支静谧、忧伤,而又令人莫名地沉醉的乐曲”不仅仅是说甲壳虫的歌,也在说村上春树的小说,但它远不止这些。“足以让全国少男少女流干红泪的百分之百的恋爱小说”,这个头衔太粗陋不堪;“都市文学”、“现实主义小说”,这样的说法多余而显得笨拙可笑。如果让我说,它像自然流畅的圆舞曲,行云流水般的娓娓叙说中,不时有睿智的火花闪烁,恰到好处的情节推进和意象跳跃像柔软自若的手指抚过光滑的琴键,从容不迫,一气呵成;它又像澎湃激昂的交响乐,芸芸众生陌路相逢,喜怒哀乐七情具备,酣畅淋漓挥洒自如,交织着来似天坠去如电逝的灵与肉、生与死、周旋与错位、觉醒与失落,涌动着一股股无可抑止的冲击波,强烈地震颤你我的灵魂;它还像清纯婉转的小夜曲,细微之处刻意求工的文字,让我们彷佛置身于20岁那年的某日某地,呼吸着青草的芬芳,感受着和风的轻柔,谛听着飞鸟的鸣啭,还有那心上人甜甜的一笑,永记心中…… “海潮的清香,遥远的汽笛,女孩肌体的感触,洗发香波的气味,傍晚的和风,缥缈的憧憬,以及夏日的梦境......”我们渐渐逝去的青春岁月似乎正慢慢苏醒过来。

但是我知道,说《挪威的森林》“像什么”是徒劳无益的,多余而且不讨好。它什么都不像,它就是它自己,无可比拟,而且,也不必比拟。就像我们心中纯真的爱,本身就是最美的。

每一个个体都是特别的,谁说不是呢?“我的人生是我的,你的人生是你的。只要你清楚自己在寻求什么,那就尽管按自己的意愿去生活。别人怎么说与你无关。” 真的可以做到吗?所有的人都很迷惘,又肯定地告诉别人。

普通人,生在普通家庭,长在普通家庭,一张普通的脸,普通的成绩,想普通的事情。或许,还爱上一个普通的人,再组建普通的家庭……但正是这许许多多的普通又普通的人,作为一个个单纯的个体,游离在人群众,不知何来何往,生存的状态和目的都无从寻找。现代的寓言总是充满了心理去势的无着感,这样的心理体验有也仅有在我们这样一个为人类创造的物所包围的时代才尤为显得是一种“既坚牢又光滑,而且很遥远的”无所不在的触感。 因其无所不在所以更令人无从把握。不停的回忆,不停的寻找,不停的拥有以及不停的失去。永不完美的人物,无法猜度的结局,一如我们正在经历的现实。是梦是真?是幻是实?近在咫尺又远在天涯,刚触摸到那温暖的肌理又骤然倏忽飘走……但是,沉睡的,终有一天会醒来。

电话那端的声音:“你现在在哪里?”
我现在在哪里?你知道么?
稀饭
11:48

There is no comment on this article.

用户:   密码:   注册? 悄悄话哦

(游客可匿名回复,仅填用户名不用填密码。2012年前用户数据已全部清除,如无法登陆,请重新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