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

2002-05-10
2002年5月10日,16:28 星期五 阴
近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很多朋友都在劝我离开上海,风情万种的上海,虽然没有选择你做长期的落脚地,可是却对你却有很多的不舍。我不知道最终会落脚到哪里。其实从家走出来的那天起,我就无法计划自己的将来了,变化总比计划要快,虽然有时候会为此懊恼,但也没有后悔,我确信自己喜欢这样的生活。天空广阔,而一只鹰会比一只麻雀飞得更高更远。
  
看过中央台多年前的动物世界节目吗?每当看到幼小的动物被父母赶出家门,我都会惆怅不已,它真的要去自谋生路了吗?茸茸的它能抵挡住寒风天敌吗?这时候我就会紧紧地贴着妈妈,祈祷自己永远也不会有那一天。离家的小东西那仓惶的眼神还在我的心里惴惴地不安着,此刻的我隐隐地体会到了它小小的心情。

键盘的敲击声多少有些破坏写日记的感觉。读书的时光,写日记是要有暖暖的灯光和刚沏的茶的,尤其是要有钢笔划在洁净的纸面上的沙沙声。不管背景里飘荡的是音乐还是雨声,我度过了多少个惬意美丽的夜。此刻,在租来的房子里,这样的空间和心情是配不上茶的,咖啡尚还可以。而咖啡里怎会有茶的清新飘逸呢?我明白那些舒缓的音乐为何能安抚我疲惫的神经了,它能让整日整日透支体力的我有片刻的小憩。听到过地铁里的笛声吗?虽然它从来不曾留住我匆匆的脚步,但我是多么感谢那些流浪的艺人,对于我这样的人,那无异于天籁之声。更别提地铁里的二胡了,那是会让我落泪的。

不知道从何时起,发现自己不再生活在别人的眼睛里,我想我是真的独立了。
稀饭
11:49

There is no comment on this article.

用户:   密码:   注册? 悄悄话哦

(游客可匿名回复,仅填用户名不用填密码。2012年前用户数据已全部清除,如无法登陆,请重新注册。)